傅一

一头枯木发,谁是蓬蒿草。

无题(某日某夜倚墙自省)

我的玫瑰呀,你终于异手
这早预见的事实,终于在这一刻既定
我的玫瑰呀,我注定为你歌唱
不管我在不在你身边,不管你听不听得到
看不看得见

我曾为你书写
那些洋洋洒洒的懒玩意
别怪我骗你呀
真的深情,永不可见

红色
白色
红玫瑰
白玫瑰
这是我由衷的赞美
出自最幼稚的我的
最真诚的思念

爱慕,无法表达
还不如
你怎么不睡?
什么是阳春白雪
什么叫爱?
我看过大西洋底的渔船
我看过立交桥下的白骨
那个人的肩膀温暖吗?
那个人的手腕带刺吗?

你说吧,你对我说吧!
时间更像钟摆
我不过是你的千分之一秒
你不过是我精密里的一环
动物都是要翻篇的
你也别给我
假装什么深情
伤感

这些小儿科,太小儿科了
我可以为你写上三天三夜
这却是第一千零一夜
全是白费
我想...

2016-06-29

西客站

旋转的风

猎猎的光

鲜丽得

不真实


火车轰隆

金蛇盘动

来了,走了


这里没有沙尘,没有雾霾

有的只是小偷和布道者

这里,是北京西客站

如今,多了一捧衰草

2016-06-07

老唱片

一张

掉色的老唱片。

枯木的断响,

营地升起烟。

火光滋滋啦啦,

仿佛人影晃过。

木桩失了声音,

桅杆升起夜色。

沼泽噗突突

燃烧着谁,又呼唤什么?

这些家伙向我倾诉

倾诉

圆月,煮干净

2016-06-07

一个斯德哥尔摩的梦

妈妈,一起飞吧。

我想去欧洲,妈妈
妈妈,一起飞吧
两点的星星,我们会在波兰看
因为午夜的我们刚疯狂完了马赛的夜
还有波罗的海
伦敦,巴黎,
罗马,die land

我想去日本,妈妈
那里有温泉的富士山
还有安宁和疗养院
我们从那里飞吧,
瞄准北海道和田野和乡间
妈妈,一起飞吧
又不是赶集,不用带行李

妈妈,我想飞呀
我还想去阿拉斯加,西伯利亚
太平洋,撒哈拉,企鹅有没有北极
那里不会有庙堂、学校
香火、炊烟,
我的指甲盖已经那么长了,妈妈
我的耳朵只剩这一半了,妈妈

妈妈,一起飞吧
“飞去哪里?”
不去美国的商店城
不去故乡的小吃街
只要不是滚回稳重的昨天,我想去,
去一个,蚊虫不长翅膀的地方,去个
人人都有双手和食指的地方

2016-04-29

© 傅一 | Powered by LOFTER